搜索 导航 留言

  【温馨提示】陶渊明作品的语言平淡,但这平淡是把深厚的感情和丰富的思想用朴素平易的语言表达出来;表意易读懂,其内涵还需细细品味,但又富有情致和趣味。如农家口语,但塑造出来的艺术形象却生动鲜明。他善于以白描及写意手法勾勒景物、点染环境,意境浑融高远又富含理趣。语言精工本色,朴素真率,笔调疏淡,风韵深厚。下面是备考帮为大家带来的陶渊明《归园田居·其六》及赏析,欢迎大家阅读。

  归园田居·其六

  魏晋:陶渊明

  种苗在东皋,苗生满阡陌。

  虽有荷锄倦,浊酒聊自适。

  日暮巾柴车,路暗光已夕。

  归人望烟火,稚子候檐隙。

  问君亦何为,百年会有役。

  但愿桑麻成,蚕月得纺绩。

  素心正如此,开径望三益。

  译文

  在东边高地上种植禾苗,禾苗生长茂盛遍布田野。

  虽然劳作辛苦有些疲倦,但家酿浊酒还满可解乏。

  傍晚时分驾着车子回来,山路也渐渐地变得幽暗。

  望着前村已是袅袅炊烟,孩子们在家门等我回家。

  要问我这样做是为什么?人的一生总要从事劳作。

  我只希望桑麻农事兴旺,蚕事之月纺绩事务顺遂。

  我不求闻达心愿就这样,望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。

  注释

  东皋(gāo):水边向阳高地。也泛指田园、原野。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有“东皋”、“西畴”。

  阡(qiān)陌:原本田界,此泛指田地。

  巾柴车:意谓驾着车子。柴车,简陋无饰的车子。

  归人:作者自指。烟火:炊烟。

  檐隙:檐下。

  百年:一生。役:劳作。

  桑麻:泛指农作物或农事。

  蚕月:忙于蚕事的月份,纺绩也是蚕事的内容。

  素心:本心,素愿。

  三益:谓直、谅、多闻。此即指志趣相投的友人。

  赏析

  “种苗在东皋,苗生满阡陌。”这两句叙事,显得很随意,是说在东皋种苗,长势如何如何。但就在随意的话语中,显出了一种满意的心情,他说这话好像是在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。“虽有荷锄倦,浊酒聊自适。”陶诗中有“带月荷锄归”,“浊酒”云云是常见的语句。看来他对“荷锄”并不感到是多大的重负,差不多习惯了。“日暮巾柴车,路暗光已夕。”《归去来兮辞》有“或巾柴车”的句子。这两句写得很自然,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,农家的生活本来就是如此自然。“归人望烟火,稚子候檐隙。”《归去来兮辞》有“稚子候门”的话。等着他的就是那么一个温暖的“归宿”,此时他的倦意会在无形中消释了。这四句写暮归,真是生动如画,画面浮动着一层安恬的、醉人的气氛。这就是陶渊明“田居”的一天,这一天过得如此充实、惬意。

  “问君亦何为?百年会有役。”这是设问,自问自答,如同陶诗“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”的句式。这与陶诗“人生归有道,衣食固其端。孰是都不营,而以求自安”意思相似,表示了对劳动的重视。“但愿桑麻成,蚕月得纺绩。”桑麻兴旺,蚕事顺遂,这是他的生活理想,正如陶诗所写:“耕织称其用,过此奚所须?”下面写道:“素心正如此,开径望三益。”“素心”,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心愿。后面这一段通过设问,揭示陶渊明劳动的体验、田居的用心,很是符合陶渊明的实际。

  今《文选·江淹拟古三十首》收有这首诗,并被当作《归园田居》的第六首。宋代大文豪苏轼就以此为陶诗,还特举“日暮”以下四句赞扬之,且写了《和陶归园田居六首》。而后世诸家以为此诗非陶渊明所作,当是江淹所作的拟陶诗